《九民紀要》解讀系列六|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責任的明確界定

時間:2020-04-27 來源: 作者:張立瓊,王曉光 瀏覽: 打印 字號:T|T
  股東清算責任,是指股東在有限責任公司解散后,未依照法定程序實施清算而應當承擔的民事、行政責任。股東清算責任的民事法律責任,是指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在公司解散事由出現的情況下,應當及時地啟動公司清算,妥善處理公司財產、賬冊及重要文件,了結公司的債權債務后注銷公司,使公司健康、有序地退出市場。公司法有關公司股東清算責任的規定,通過清算義務人應當清算而不清算的民事責任界定,強化清算義務人履行法定義務,推動清算義務人及時啟動清算程序,有助于確定股東及債權人在清算過程中的權利義務及負擔,合理地保護公司債權人的權益,化解社會矛盾,優化營商環境。

  《公司法》規定了公司應當進行清算的法定情形,《公司法司法解釋(二)》進一步解釋了“違反清算義務的行為”,并明確了“違反清算義務的股東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的司法意見。由于對法律規定理解不一或機械執行司法解釋規定,司法實踐中出現了擴大公司股東清算義務責任甚至出現出資幾百萬元的小股東承擔公司上億元債務的極端判決。有鑒于此,《九民紀要》在第五節中對如何認定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責任,尤其是關于“怠于履行清算義務”、“因果關系抗辯”、“訴訟時效”等問題作出了明確解釋,統一了清算責任問題的裁判思路,對相關爭議解決結果增強了可預期性。

  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責任的規定和問題

  1.違反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的行為

  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的目的是終止有限責任公司人格后的退出程序義務規制。一般而言,公司解散是對股東股權投資的結束,因有限責任公司經營期限屆滿或經營證照吊銷等事項導致公司解散事由出現,股東應通過清算的方式對投資行為進行核算。通過清算確定清理后的剩余財產能否收回投資,分配投資盈利幾何,關乎股東最重要的權利也就是收益權的實現與否,系公司股東的重要權利。但是,在股東對公司盈利分配缺乏信心,甚至公司經營虧損的情況下,應當清算而不清算,甚至以清算之名逃避債務,系違反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的行為。

  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系公司法規定的法定義務?!豆痉ā返?80條和第183條規定:公司出現如下解散情形之后,應于十五日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1)公司章程規定的營業期限屆滿或者公司章程規定的其他解散事由出現;(2)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解散;(3)依法被吊銷營業執照、責令關閉或者被撤銷;(4)人民法院對于經營管理發生嚴重困難,繼續存續會使股東利益受到重大損失,通過其他途徑不能解決的公司,依符合條件股東申請而予以解散。有限責任公司的清算組由股東組成,股份有限公司的清算組由董事或者股東大會確定的人員組成。逾期不成立清算組進行清算的,債權人也可以申請人民法院指定有關人員組成清算組進行清算。

  從《公司法》規定可見,有限責任公司在法定解散事由出現后產生清算義務。根據清算流程,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主要包括:啟動清算程序成立清算組;通過梳理公司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進行清算;編制報表完成清算;發現公司財產不足清償債務應當向人民法院申請宣告破產等?!豆痉ㄋ痉ń忉專ǘ返?8-20條明確了違反上述清算義務的行為主要有:(1)未在法定期限內成立清算組開始清算,導致公司財產貶值、流失、損毀或者滅失;(2)怠于履行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3)公司解散后,惡意處置公司財產給債權人造成損失,或者未經清算,以虛假的清算報告騙取公司登記機關辦理法人注銷登記;(4)未經清算即辦理注銷登記,導致公司無法進行清算;(5)其他違反清算義務,損害債權人利益的行為。

  2.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責任范圍

  由于違反上述清算義務的行為在能否開展清算以及損害債權人利益的程度上不盡相同,相應的責任承擔方式存在較大區別。根據責任范圍劃分,違反清算義務的責任可以分為兩類:一是在行為造成直接損失范圍內承擔損害賠償責任;二是對于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關于第一類責任,主要規定于《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1款、第19條,該類責任一般稱為“清算責任”,適用于能夠清算、但在清算過程中出現損害債權人利益的行為,本文對此類責任不再展開敘述。而《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第20條以及《九民紀要》第14-16條所規定責任,均特指第二類責任,即因未能清算而對公司債務承擔的連帶責任,稱之為“清算義務責任”。

  《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和第20條規定,承擔清算義務責任的情形包括:“有限責任公司股東、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控股股東怠于履行義務,導致公司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和“公司未經清算即辦理注銷登記,導致公司無法進行清算”。

  由于清算義務責任的歸責基礎在于清算義務人的不作為,即義務人負有清算義務而怠于履行,造成無法清算的后果,損害了公司債權人利益,故該責任性質應屬侵權責任。

  3.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人的認定

  關于清算義務人的認定,是人民法院在審理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責任案件時,引發較大爭議之處。

  《公司法》并未明確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人,根據《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規定,一般認為有限責任公司的清算義務人是指公司的全體股東。但是,《民法總則》第70條第2款規定:“法人的董事、理事等執行機構或者決策機構的成員為清算義務人,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备鶕撘幎?,董事作為執行機構是法人清算義務人?;凇豆痉ㄋ痉ń忉專ǘ放c《民法總則》規定有一定出入,關于誰是清算義務人的問題,目前主要有三種觀點:一是認為應按照《民法總則》規定,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人是公司董事,而不包括股東;二是認為由于實踐中有的沒有董事身份卻以股東管理公司,因此股東不能排除在清算義務人之外;三是認為由于《公司法》第183條對此問題沒有明確規定,而《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二款對此問題已經作出規定,目前宜按照司法解釋來確定清算義務人為公司全體股東,只是對于部分不參與經營的中小股東,在認定責任時根據實際情況予以排除?!都o要》意見采納了第三種觀點。

  《紀要》關于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責任的意見

  在司法實踐中,不當擴大股東責任的問題比較突出。法院在適用《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規定時,往往不考察股東是否存在“怠于履行清算義務”的行為,而是以結果論,即只要沒有啟動清算程序導致無法清算,則認定全體股東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如最高人民法院2012年9月18日發布的第9號指導案例“上海存亮貿易有限公司訴蔣志東、王衛明等買賣合同糾紛案”)?!毒琶窦o要》專門針對上述股東責任擴大化的問題,做出了司法規范和統一,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1.明確了特定情形不能認定為“怠于履行義務”

  《九民紀要》第14條對《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規定的“怠于履行義務”做了說明,是指“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在法定清算事由出現后,在能夠履行清算義務的情況下,故意拖延、拒絕履行清算義務,或者因過失導致無法清算的消極行為”。據此,可以明確此處“怠于履行義務”僅指故意拖延、拒絕清算和過失導致無法清算的行為,而不包括對于清算結果的虛假、惡意行為。

  同時,《九民紀要》第14條還明確了在兩種特定情況下,不能認定為“怠于履行義務”,股東不承擔清算義務責任:一是“股東舉證證明其已經為履行清算義務采取了積極措施”;二是“小股東舉證證明其既不是公司董事會或者監事會成員,也沒有選派人員擔任該機關成員,且從未參與公司經營管理”。按照侵權責任理論,符合上述兩種情形的股東,可以視為對于“怠于履行義務”沒有過錯。但需注意的是,該條款將舉證責任分配給了主張免責的股東。

  實務中,關于如何認定股東已經為履行清算義務采取了積極措施,尚無統一標準。我們認為,應以股東能夠證明向法院提出過清算申請、向其他股東發出過要求清算的書面通知、存在提出過清算要求的股東會記錄等類似情形為標準。

  2.明確了不具備“因果關系”可以作為股東免責抗辯事由

  《九民紀要》第15條規定了有限責任公司股東舉證證明其“怠于履行義務”的消極不作為與“公司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的結果之間不具備因果關系的,對公司債務不承擔連帶責任。

  在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編著的《〈全國法院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理解與適用》中,對該因果關系抗辯事由從文意角度作出了解釋。具體而言,《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中,“怠于履行義務”和“公司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滅失,無法進行清算”之間存在一個因果關系動詞“導致”,與本條中“因果關系”相對應,即公司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等滅失必須是怠于履行義務造成的,才能向股東追責。需要注意的是,該條款也將不存在“因果關系”的舉證責任分配給了主張免責的股東。

  實務中,對于何種情況可以認定為不存在因果關系?我們認為,可以包括股東能夠證明相關材料滅失系第三人原因導致的情形,也包括小股東能夠證明公司主要財產、賬冊、重要文件被大股東控制的情形等。

  3.明確了“訴訟時效”的起算時點

  訴訟時效的適用對象是請求權,因此,民法上訴訟時效的起算時點一般設定于請求權成立且能夠行使之時。由于債權人主張清算義務責任時,同時涉及了公司債權的請求權和因清算義務人侵害債權派生的連帶責任請求權,故清算義務責任的訴訟時效必然要兼顧兩方面請求權的合理行使。

  《九民紀要》第16條區分了債權人主張公司債權的訴訟時效和主張清算義務人責任的訴訟時效的不同起算時點,即“在債權人以公司法司法解釋(二)第18條第2款為依據,請求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訴訟時效期間自公司債權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公司無法進行清算之日起計算”,同時又規定了“股東以公司債權人對公司的債權已經超過訴訟時效期限為由抗辯,經查證屬實的,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支持”。

  在訴訟時效問題上,《九民紀要》第16條將債權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公司無法進行清算之日作為起算時點,對公司債權人給予了更充分的保護。

  以上是《九民紀要》關于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責任制度的規范。需要指出的是,清算義務人的確定作為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責任制度的核心問題,并沒有在《九民紀要》中得到徹底解決。至于將有限責任公司清算義務人限定于全部還是部分股東、董事的問題,還需留待《公司法》修訂時解決。

  我國公司法人制度有效實施的客觀環境和條件還處在形成和持續完善的階段,有限責任公司股東對于清算義務的履行行為及約定具有某種程度的隨意性?!毒琶窦o要》關于有限責任公司股東清算責任解釋,解決在清算階段有限責任公司股東與債權人之間、股東各自之間的權利與義務分配問題,規范有限責任公司股東責任的司法認定,以權威司法解釋的形式消彌在司法實踐中有關有限責任公司股東清算責任認定的意見分歧,有助于司法審判人員根據相應的義務內容確定有限責任公司股東所應當承擔的法律責任?!毒琶窦o要》統一了審判和裁判標準,為有限責任公司小股東及公司債權人提供了法律救濟的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