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俊、王悠律師為行賄案當事人成功辯護,“黃金救援期”內不批準逮捕

時間:2020-01-09 來源: 作者: 瀏覽: 打印 字號:T|T
  近期,北京市京都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夏俊律師,王悠律師接受當事人委托,擔任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案犯罪嫌疑人邵某的辯護人。經過辯護人專業高效的辯護工作,在37天“黃金救援期”內,為當事人邵某爭取到 “不批準逮捕”的辯護結果,當事人重獲自由。

  根據我國刑事訴訟法第九十一條的規定,公安機關對被拘留的人,認為需要逮捕的,應當在拘留后的3至7日,最長30日內提請檢察機關審查批準,檢察機關自接到公安機關提請批準逮捕書后的7日以內,作出批準逮捕或者不批準逮捕的決定。因此,從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到檢察院決定是否批捕最長期限為37天,這37天被稱為刑事案件的“黃金救援期”。

  夏俊律師接受委托后,從最有利于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的角度出發,確立了將案件辯護重心前移、嚴把37天“黃金救援期”時間關、積極尋找案件突破口的辯護方向。確立辯護方向后,兩位律師立即開始了緊鑼密鼓、有條不紊的辯護工作。

  高效及時,多次會見當事人

  從接受當事人委托到案件報檢察院批捕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里,為全面、深入地了解案件情況,辯護人多次前往看守所會見當事人邵某。在會見中,辯護人了解到當事人邵某系北京某國際企業管理公司的客戶經理,日常為維護客戶關系有宴請客戶吃飯、贈送禮物等行為,因涉嫌向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被辦案機關刑事拘留。經過多次會見,與犯罪嫌疑人反復溝通,辯護人對案件基本情況有了較全面的了解。

  分析研究,形成初步律師意見

  為形成完善的辯護意見,兩名辯護人多次在所內展開討論,進行深入分析研究。根據相關法律法規,結合已掌握的案件情況,形成了初步律師意見。根據《刑法》第一百六十四條的規定,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是指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以財物,數額較大的的行為。本案的關鍵在于以下幾點:首先,邵某是否謀取了不正當利益。所謂“謀取不正當利益”,是指行賄人謀取違反法律、法規、規章或者政策規定的利益,或者要求對方違反法律、法規、規章、政策、行業規范的規定提供幫助或者便利條件。邵某是否謀取“不正當利益”是本案需要關注的重點。其次,邵某是否實施了給予客戶公司工作人員財物的行為,到底是禮節性的請客吃飯、贈送禮品,還是給予對方以財物,必須對行賄行為與人情往來中的饋贈行為進行準確區分。再次,財物是否達到了數額較大的標準。最后,邵某的行為到底是個人行為還是代表公司的行為,如果構成犯罪,到底是個人犯罪還是單位犯罪。辯護律師進行深入分析后,認為本案在事實和證據上存在的爭議較多,本著對案件負責的態度,還必須進一步對案件相關事實進行調查核實,方能最終確立完善的律師意見。

  調查核實,進一步完善律師意見

  辯護人找到公司相關工作人員進行走訪核實,重點對邵某的日常工作職責及其與客戶的交往情況進行了解。經過調查得知,當事人邵某是出于與客戶搞好業務關系的目的,代表公司請客戶吃飯、送禮,雙方是正常的業務往來關系。本案中,邵某既不具有謀取不正當利益的主觀目的,也沒有充分證據證明邵某實施了給予客戶較大數額財物的客觀行為。因此,辯護人認為,本案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應當認定邵某構成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

  溝通爭取,終獲不批準逮捕結果

  在形成明確、完善的律師意見后,辯護人及時為當事人遞交了取保候審申請書,并將律師意見與辦案機關進行多次溝通,但辦案機關卻答復因案情重大復雜不予取保候審。得知這一決定,辯護人沒有氣餒,在案件移送檢察院審查批捕時,又向檢察機關提出申請不批準逮捕的律師意見,辯護人堅持認為本案存在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問題,不符合逮捕所要求的證據條件。經過反復溝通,功夫不負有心人,檢察機關最終采納了律師意見,作出了對當事人邵某不批準逮捕的決定,邵某被釋放。

  夏俊律師和王悠律師在37天“黃金救援期”內為行賄案當事人邵某成功辯護,充分體現了京都律師 “專業、高效、嚴謹、負責”的辯護風格和敬業精神。